<legend id="bDrNr"></legend>

      <sub id="bDrNr"></sub><meter id="bDrNr"><optgroup id="bDrNr"></optgroup></meter>
      <aside id="bDrNr"></aside><samp id="bDrNr"></samp>

        1. 绝世良婿

          002章 打脸了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5-25 13:05:42

          “放你妈的屁!你说假的就假的?你以为你是鉴定专家。”刘凯假装镇定的骂道。

          闻言,七大姑八大姨也认为王竞泽是在装X,就不屑的吐槽起来。

          “王竞泽,你嫉妒刘凯也用不着这样吧?”

          “穷人多作怪,就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

          “小王啊,你没钱我们不怪你,但你做人这么没品,谁敢把女儿嫁给你!”

          面对七大姑八大姨的吐槽,王竞泽毫无惧色,他望向刘凯说道:“我虽然不是鉴定专家,但我还是懂一点的!”说完,他抓起桌上的水杯,讲道:“淀粉遇水会融化,但真正的雪莲是不会融化的。接下来,我就教你如何辨别雪莲的真伪!”

          而他之所以敢这么说,一方面是想挫挫刘凯的锐气;另一方,则是他的确很了解雪莲的特性,在没被赶出王家时,像雪莲、燕窝这类补品,他是天天都在吃。

          “...你...”

          见状,刘凯傻眼了。

          因为他带来的这株雪莲,的确是假的。

          而他之所以拿假货送人,是因为他根本没把夏家人放在眼里,毕竟夏冬;骨匪羌宜那Ф嗤。

          只不过呢,现在要被揭穿了,这让他着实有点难堪。

          “啪!”

          就在刘凯焦躁不安之际,突然一个巴掌甩在了王竞泽的脸上。

          “......”

          王竞泽一脸懵逼。

          回头一看,打他的居然是孟宛容。

          “你以为你是专家。炕菇倘吮姹鹫嫖!我告诉你,我吃过的雪莲,比你吃过的盐还多,这株雪莲是真的!”说完,孟宛容夺过王竞泽水杯,就将水泼在了王竞泽脸上,然后讲道:“拿不出彩礼钱,就赶紧滚蛋,别在这恶心我!”

          “......”

          王竞泽无言以对,但却心知肚明;夏瑶则一脸懵逼,唯独刘凯阴阴的笑了起来。

          原来孟宛容早就看出了雪莲有假,但刘凯是什么人?那可是债主的儿子啊,而且还是自己未来的女婿。你如果当众打了他的脸,要是他不跟夏瑶结婚,那谁来帮我还这四千万?

          “妈,你干什么呢?”夏瑶问道。

          “我不干什么,就是见不得有人班门弄斧!你送他走吧,他明天十点前要是拿不出钱来,以后就别来我夏家了!”说完,孟宛容就安抚起了刘凯。

          刘凯那是一脸的得意啊,就故意用眼神挑衅王竞泽,像是在说:小子,就算雪莲是假的,你又能拿我怎样?早点放弃吧,夏瑶是我滴!

          见状,王竞泽紧握双拳,看着刘凯暗暗说道:你等着!

          说罢,他扭头就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夏瑶追了出来,拉住他就说道:“我妈刚刚的确不该动手打你,但这也不能怪她啊,你不懂雪莲,干嘛还要装专家指指点点呢?”

          闻言,王竞泽都他妈无语了。

          “瑶瑶,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那雪莲明明就是假的,你妈她是为了帮刘凯解围,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额...”

          夏瑶恍然大悟。

          “好吧,就算雪莲是假的,就算我妈冤枉了你,但你知道她为什么要帮刘凯,而不帮你吗?”

          “我当然知道,不就是因为刘凯家里有钱吗!”

          “你错了,这不只是钱的问题,而是她在你身上看不到希望。你扪心自问,我跟你在一起七年了,你什么时候努力过?你知不知道给别人希望,就是给自己希望?刚刚我出门的时候,我妈跟我说了,你明天要是拿不出彩礼钱的话,她就要让我跟刘凯订婚!”

          闻言,王竞泽呆立当场,像是被子弹击中一般。

          自从父母被害后,他就彻底颓废了,哪怕跟夏瑶在一起了七年,但这七年中,他依旧浑浑噩噩的活着,只求做个普通人,但他却没想到,自己在夏瑶心中竟然如此的不堪。

          而这些年来,夏瑶一直在忍,若不是刚刚老妈逼婚,她也不会把挤压七年的苦闷吐出来。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嫁给王凯的!”

          “那你准备怎么办?29万的彩礼钱,你上哪找去?”

          “这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

          说完,王竞泽就要离开,但夏瑶却叫住了他。

          “我卡里有十万,你要凑不够的话,我拿给你?”

          说着,夏瑶就掏出了钱包,就准备把银行卡拿给王竞泽。

          见状,王竞泽的心是又暖又疼。

          他根本没想到,都到这个时候了,夏瑶居然还对自己不离不弃。

          “银行卡你留着,我真用不着!”

          王竞泽淡淡一句,转身便离开了。

          夏瑶则摇了摇头,认为王竞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对王竞泽是彻底失望了。

          ......

          告别夏瑶后,王竞泽回到了家里,他算了一下,夏家要29万的彩礼,而自己这些年存了差不多有10万块;花呗、借呗、信用卡这些,还能套出来9万,也就是说满打满算,还得找10万才行。

          为了这10万,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拨通了一个署名为‘老胡’的人的电话。

          “老胡,你能不能从公司账户里拿10万块钱给我?”

          “小少爷,别说十万了,就是一千万、一个亿,我都可以给你。但你爷爷说了,你要想拿钱,就必须回来接手公司。”

          “接手公司?做梦去吧!”王竞泽愤然说道。

          “小少爷,你别生气,先听我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对,我的确遇到了点事。要不这样,你私人借我十万,回头我还你。”

          “我私人要敢拿钱给你,那我就没法在公司呆了。小少爷啊,你干嘛这么犟呢?你只要回公司,王家几千亿的资产都是你的啊。”

          “......”

          王竞泽沉默了。

          思索一阵后,说道:“行,我答应你!”

          半个小时后,一个身着唐装的龅牙男,领着五个制服美女,就来到了王竞泽的出租屋。

          而这龅牙男不是别人,正是王氏家族的总管——胡彪。

          “小少爷好!”

          制服美女齐声喊道。

          “小少爷,请用餐。”

          胡彪舔着脸说道,制服美女就扑在了王竞泽身上。

          “我草!”王竞泽一脸惊愕,骂道:“老胡啊老胡,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他妈还喜欢搞这些名堂,我真是服了你了...”

          “小少爷,你不喜欢吗?”

          “我喜欢你大爷啊,说正事!”

          “好,好!”

          胡彪点头说道,就把制服美女轰了出去。

          十分钟后!

          “小少爷,恭喜你正式成为王氏家族继承人,从现在起,燕京王氏家族所有资产都是你的了!”胡彪看着签好的文件,笑眯眯的说道。

          “呵呵!”

          王竞泽叼着烟,冷笑一声,根本没搭理胡彪。

          “小少爷,我看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我就先撤了...”

          “赶紧走吧,明天记得把钱送来!”

          “没问题,没问题...”

          说完,胡彪拿着协议书就离开了出租屋,完了连夜坐飞机回到了燕京。

          回到燕京后,他直奔王家别墅,就将协议书交到了一个精神灼烁老头手上。

          “董事长,小少爷他签字了,您请过目!”胡彪恭敬说道。

          “哼哼!”老头一脸阴笑,拿着协议书念道:“小杂种,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董事长,那钱怎么说?”胡彪舔着脸问道。

          “先给他一百万!但财务大权,暂时不要给他!”

          “为什么呢?”

          “为什么?你是猪吗你?”

          “...哦哦...”胡彪恍然大悟,拍着脑门说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

          第二天早上,王竞泽还在睡觉。

          “咚咚咚!”

          房门响了起来。

          开门后,王氏集团的财务总监西装笔挺的站在门口。

          “小少爷,这是老爷让我给你的!”

          财务总监说着,就把一个银色的保险箱递给了王竞泽。

          “小少爷,没事的话我就走了哈!”

          “嗯!”

          王竞泽点了点头,拿着保险箱就回到了床上。

          打开箱子,他眼睛蹭的一下就亮了。

          就见箱子里面,整整齐齐的码着一扎扎红票子。

          “我草,一百万!”

          王竞泽兴奋的将钱抛了起来,洒的全身都是。

          就见他抓起一叠钞票,闭目就闻了起来,然后叹道:“嗯~香,真香!”

          等他睁开眼睛后,发现钞票里还夹着一张白色的纸条,上面写着:“给你两天时间,收拾完烂摊子,马上回燕京总部!”

          “回燕京总部?呵呵!”王竞泽冷笑一声,叹道:“老东西,你是老糊涂了吗?以为一纸协议,就能约束到我?”

          没错,他虽然签了继承家业的协议书,但那只是他的权宜之计,从内心来讲,他还是不愿回去继承家业。

          就见他将钱一收,骑着电瓶车,就去到了夏瑶家里。

          而此时,夏家所有亲戚,正在客厅里等夏瑶,准备去绵州大酒店,参加夏瑶和刘凯的订婚仪式。

          见女儿迟迟没有出来,孟宛容敲门喊道:“瑶瑶,你快点,刘凯和他爸等着呢!”

          “妈,你别急,我妆还没化好!”

          “还化什么。空舛技傅懔耍”

          闻言,夏瑶并没有回应孟宛容,而是拿起手机,又给王竞泽打了个电话。

          但和之前一样,电话虽然打通了,但王竞泽就是不接。

          原来王竞泽出门的时候,忘了带手机,加上他是骑电瓶车过来的,所以迟迟未到。

          见女儿没有反应,孟宛容愤怒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不是还在等那窝囊废?”

          “......”

          夏瑶无言以对,她的确是在等王竞泽。

          “瑶瑶,听你妈的,赶紧走吧!”

          “是啊瑶瑶,你妈他们是为你好!”

          “夏瑶,你再不出来的话,大姨妈可要生气了哦!”

          众人七嘴八舌的劝了起来。

          “......”

          夏瑶依旧没说话。

          见状,众人就望向了夏冬海。

          夏冬海比谁都急,生怕订婚迟到了会得罪到刘家。

          “砰!”

          一声巨响后,夏冬海把门踹开了。

          “你闹够没有?”夏冬海质问道:“那窝囊废,真值得你在这里等吗?他比小凯好?他能给你幸福?”

          “他的家庭是比不上刘凯,他也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但他对我是真心的!而且我搞不懂,你干嘛非逼我跟刘凯结婚?”

          是的,夏瑶虽然知道嫁给刘凯自己以后会过的更好,但她还是放不下那个陪伴了她七年的‘窝囊废’,还想再争取争取,再等等,看看王竞泽会不会来。

          闻言,夏冬海愣在当场,他不可能把事情的缘由告诉女儿。

          而就在这时,夏瑶的大姨妈插话说道:“瑶瑶,他要是真的爱你,就不会毕业几年了还一事无成,连29的彩礼钱都拿不出来,更不会连最后见你一面的勇气都没有。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

          夏瑶无言以对。

          大姨妈的话字字扎心,句句有理,让她不得不接受残酷的现实。

          ‘大姨妈说的对!’

          ‘你真的是烂泥巴扶不上墙!’

          ‘你就算没凑到钱,但你至少也接下电话啊,可你只知道逃避,只知道逃避...’

          夏瑶心中暗暗叹道,眼泪止不住的流。

          见状,夏冬:莺菟档:“我告诉你,他是不可能来的,他要是来了,我夏冬海就跟他姓,哼!”

          闻言,七大姑八大姨默默的点了点头,推着夏瑶就往外面走。

          那知道刚走到门口,突然有人喊道:“夏叔叔,孟阿姨,不好意思啊,路上堵车,我来晚了。”

          喊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王竞泽。

          “......”

          众人一脸懵逼,齐刷刷的看向了夏冬海。

          “你怎么不接电话?”夏瑶疾步上前,问道:“你心里还有没有我?你钱找到了吗?”

          虽然夏瑶言语里带着埋怨,但王竞泽一点也不生气,而且非常心疼夏瑶。他不用猜都知道,夏瑶眼角的泪水,是为他流的。

          没等王竞泽开口,夏冬海马上怼道:“就他那样,能找到钱吗?”

          “没错!”孟宛容也站了出来,跟着就奚落道:“王竞泽,我告诉你,你来了也没用,反正拿不出钱来,我是不会把女儿嫁给你的!”

          说罢,孟宛容就推了王竞泽一把,然后讲道:“我不喜欢养狗,请你出去!”

          “是啊,好狗不挡道,麻烦你让一下!”夏冬海也补了一刀,就把王竞泽逼到了门外面。

          “小王,你也别怪你叔叔阿姨,礼金这个东西,是我们这边最基本的礼节,你要理解!”夏瑶的大姨妈虚伪的说道。

          看着夏冬海夫妇丑恶的嘴脸,再听着夏瑶大姨妈那恶心的‘良言’,王竞泽虽然很生气,但是他并没有发作,因为他爱夏瑶,他不希望因为一小事,搞得大家都不愉快。

          “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滚!”夏冬:鹆似鹄。

          闻言,所有人都看向了王竞泽,心想王竞泽肯定会灰溜溜的滚蛋。

          哪知道就在这时,王竞泽冷冷说道:“夏叔叔,如果我拿出29万的彩礼,你怎么说?”

          “你拿的出来个屁!”夏冬海想都没想就说道:“你要拿的出来,我明天就陪你和夏瑶去领结婚证!”

          “对,你要拿的出来,我现在就把刘凯推掉!”孟宛容讪笑道。

          “小王,你这又是何苦呢?拿不出来就算了嘛,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意义了?”夏瑶的大姨妈说道。

          所有人都不相信王竞泽能在一夜之间凑够29万,毕竟他要家庭没家庭,要背景没背景,他去哪里找钱?

          就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王竞泽的时候,王竞泽却说道:“夏叔叔、孟阿姨,这可是你们说的!”

          “对,是我说的!”夏冬海冷笑一声,说道:“但哪又怎样呢?咸鱼还能翻身吗?”

          说罢,夏冬海就冲众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众人别跟王竞泽废话了,赶紧走,别让刘家久等。

          哪知道就在这时,王竞泽突然说道:“等一下!”说完,他将随身携带的背包扔在了沙发上,然后讲道:“这包里有299999,夏叔叔、孟阿姨,你们点一下数,看看对不对!”

          说罢,他就将背包打开了,里面全是鲜红的钞票。

          “...额...”

          “...这...”

          “这怎么可能?.”

          见状,大姨妈哑口无言,夏冬海瞠目结舌,孟宛容愣在当场。

          所有人都没想到,王竞泽居然会在一夜之间找到这么多的钱。

          这还不算什么,最关键的是,刚刚夏冬海夫妇已经把话放出去了,这他妈该如何收场呢?

          就在夏冬海夫妇尴尬之际,王竞泽说道:“夏叔叔、孟阿姨,你们别站着啊,点数、点数!”

          “......”

          夏冬海无言以对。

          孟宛容瞟了一眼背包里的红票子,心想王竞泽绝对不可能找到这么多钱,于是就怀疑王竞泽是买的假钞。

          想到这里,孟宛容咬牙就点了起来。

          “怎么样?”

          “够不够数。”

          “大姐,你说话。”

          七大姑八大姨急切的问道。

          良久,孟宛容阴沉着脸说道:“钱,钱,钱没问题...”

          “...这...”

          七大姑八大姨无语了,跟着又点了一遍,结果发现钱不但数目没问题,而且还都是连着号的新钞票!

          见状,夏瑶一脸兴奋的问道:“妈,既然钱没问题,那我和境泽的事,是不是可以定下来了?”

          沉默的阿漓 说:

          下一章,大家一定要看,一定要看!王境泽要打脸夏东海夫妇,非常精彩!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90后风水师
          • [现代]都市之狂龙归来
          • [现代]都市全能高手
          • [现代]都市医武狂龙
          • [现代]我是神豪实习生
          • [现代]我终于觉醒了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