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bkIRn"><samp id="bkIRn"><rp id="bkIRn"><th id="bkIRn"></th></rp><mark id="bkIRn"><caption id="bkIRn"><span id="bkIRn"><audio id="bkIRn"></audio></span></caption></mark></samp></meter>

        <hgroup id="bkIRn"><span id="bkIRn"><samp id="bkIRn"><map id="bkIRn"></map></samp></span><ruby id="bkIRn"></ruby></hgroup><video id="bkIRn"></video>
            <ins id="bkIRn"></ins><th id="bkIRn"><tbody id="bkIRn"><sup id="bkIRn"><datalist id="bkIRn"><keygen id="bkIRn"></keygen></datalist></sup></tbody><param id="bkIRn"><caption id="bkIRn"><figcaption id="bkIRn"></figcaption><link id="bkIRn"><del id="bkIRn"><rp id="bkIRn"></rp></del></link></caption></param></th>
            <colgroup id="bkIRn"><figcaption id="bkIRn"><link id="bkIRn"></link><thead id="bkIRn"><abbr id="bkIRn"><b id="bkIRn"><optgroup id="bkIRn"></optgroup><code id="bkIRn"><meter id="bkIRn"><link id="bkIRn"><address id="bkIRn"></address></link><form id="bkIRn"></form></meter></code></b></abbr><figcaption id="bkIRn"><datalist id="bkIRn"><area id="bkIRn"><noscript id="bkIRn"><th id="bkIRn"><ruby id="bkIRn"></ruby><address id="bkIRn"><video id="bkIRn"></video></address></th></noscript><select id="bkIRn"></select></area></datalist></figcaption></thead></figcaption><mark id="bkIRn"></mark><i id="bkIRn"><optgroup id="bkIRn"></optgroup></i><thead id="bkIRn"></thead></colgroup><mark id="bkIRn"></mark><colgroup id="bkIRn"><b id="bkIRn"><strike id="bkIRn"></strike></b><th id="bkIRn"><p id="bkIRn"></p></th></colgroup>

            绝世良婿

            001章 吉利数字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4-06 13:04:47

            “你都26了,都是要结婚的人了,还一事无成,你心里就不慌吗?”

            面对家人的质问,王境泽叼着烟站在公交站前,是一脸的冷漠。

            整整八年时间,他一直漂泊在外,但这却是王家第一次派人来找他。

            “境泽,现在王家不能没有你。你爷爷上周查出来是肝癌,你二叔因为故意伤人被判了无期,你要不回去的话,这个家谁来撑?你就看在你爷爷的份上,跟我回去吧!”。

            “看在爷爷的份上?呵呵!”王境泽冷笑一声,说道:“八年前,二叔为了继承家业,害死我爸妈的时候,他可有阻止过?我被二叔赶出家门时,他可有挽留过?我在绵州大学四年,他可来看我过一次?可给过我一分钱?我跟夏瑶恋爱七年,终日被夏家人嘲讽,至今都没和夏瑶上过床,他又关心过我吗?现在二叔被抓进去了,他知道自己要死了,才想起还有我这个孙子。不好意思——晚了!”

            “是,他是有错,但你就甘心这样浑浑噩噩过一辈子,当一辈子打工仔吗?”

            “我咋不甘心呢?当打工仔咋啦?没钱咋啦?我现在就想做个普通人,难道他还管得着?”

            说罢,王境泽就走向了驶来的公交车。

            “你要去哪里?”

            “夏瑶她妈让我去谈订婚的事儿,你说我去哪里!”

            王境泽冷冷一声,头也不回的就上了公交车,只留下家人无奈的叹息声。

            ......

            夏瑶,绵州‘东海商贸公司’老板夏东海的女儿。

            王境泽和她大学就在一起了,但夏瑶跟夏家人,都不知道王境泽的背景。

            虽然夏家在绵州只是个四流家族,跟王家比起来更是渣渣,但夏瑶的父母还是看不起王境泽,他们从来不让女儿跟王境泽过夜,更不想把女儿嫁给一个‘打工仔’。

            对于王境泽,夏瑶也很绝望!

            王境泽是个没目标、没理想、没有上进心的三无人员。

            夏瑶甚至都想过和他分手,但就是下不了决心,两人磕磕绊绊已经七年了。

            半年前,夏东海因投资失败破产,欠了供应商四千多万。供应商给了他两个选择,一个是走司法程序,把他送进监狱;另一个,让他把女儿嫁给自己的儿子。

            权衡利弊,夏东海选择了后者,但夏瑶非要跟王境泽扭着不放,所以事情就一直拖到现在,搞的夏东海都快疯了。

            而今天,夏东:拖募胰,要斩断夏瑶所有的念想,要以提亲送彩礼的幌子,让王境泽知难而退,自己滚蛋。

            对此,夏瑶并不知情;更不知道父亲已破产了。

            ......

            王境泽坐在公交车上,翻着花呗、借呗、信用卡APP,反复计算能套出来多少钱。

            至于刚才发生的事,他并没放在心上,就算再穷,他也不会找王家要一分钱。

            不过想着二叔被判无期,他还是挺高兴的。毕竟他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拜他二叔所赐。

            公交车摇晃了一个多小时,王境泽抵达了夏家别墅小区。

            “今天什么日子你不知道吗?就不能打个滴滴,非要坐公交?”说话的正是夏瑶。

            她衣着华贵,面容姣好,是标准的富家千金;而蓬头垢面的王境泽,看上去跟她一点也不搭。

            “能省一点是一点。”王境泽苦笑道。

            “钱不是省出来的,是赚出来的!”夏瑶摇了摇头,说道:“你快点,我家亲戚都来了...你领带是歪的,还有你那头发...”

            王境泽边走边弄领带,进入饭厅后,夏瑶的七大姑八大姨,齐刷刷的就望向了他,跟看小丑一样。

            这些亲戚,是夏东海专门请来的帮忙羞辱王境泽,好让他知难而退。

            “这就是瑶瑶的男朋友?”

            “胡子拉碴的,哪像是来提亲啊...”

            “海澜之家的西装、意尔康的皮鞋、电子手表,这身行头,是农民工吗?”

            七大姑八大姨嘀咕起来,就差没说王境泽是坨屎了。

            王境泽倒也无所谓,这些话他都听惯了,随便你咋说,我今天只要搞定了丈母娘和老丈人,你说什么都没用。

            但他并不知道,此时夏东海夫妇,对他是一脸的嫌弃。

            ‘今天叫你小子过来,可不是真让你来提亲的,就你那穷酸样,也配做我女婿?你能给我女儿幸福吗?你能帮我还债吗?’夏东海暗暗骂道。

            虽然父母给王境泽摆了一桌鸿门宴,但夏瑶丝毫不知,他拉着王境泽就介绍道:“大姨妈、二姨夫、三姑母,这就是境泽。”

            “小伙子西装革履,一表人才,一看就是大老板...恭喜你啊瑶瑶!”

            七大姑八大姨阳奉阴违的说道,听的夏瑶耳朵像长了刺似的。

            待两人入座后,一帮亲戚就‘审问’起了王境泽。

            “你爹妈死了?”

            “你工作是帮刘强东送快递?”

            “你现在还租房子。”

            “你的座驾是‘小刀’电动车?”

            王境泽每回答一句,亲戚们就惊叹一声。

            伴随着亲戚们的惊叹,夏瑶眉头越皱越深,夏东海夫妇则一脸阴笑。

            审问完后,夏瑶的大姨妈故意说道:“大姐,既然小王今天是‘有备而来’的,你就直说彩礼要多少?早点把事情定了!”

            闻言,夏东海夫妇相视一笑。

            他们早就想好了对策,别说几百万了,就是二三十万,王境泽也拿不出来。

            一旦你拿不出钱来,哼哼...

            就见夏瑶的老妈孟婉容说道:“小王,我和你叔叔知道你没钱,而且彩礼这东西就是个形式。不过按照我们这边的规矩,彩礼得是个吉利数字,你就少拿一点,给29万吧!”

            “嗯嗯!”夏东海点了点头,跟着就说道:“9是个吉利数字,长长久久。”

            闻言,王境泽一脸懵逼。

            少拿一点?

            29万还少哇?

            你不知道我只是个送快递的吗,每个月工资就四千多块钱?

            见王境泽没说话,孟宛容故意问道:“小王,你没意见吧?”

            “我有意见!”王境泽脱口而出,完了又急忙解释道:“不!我意思是,阿姨你们能不能...少点,我现在...”

            这话一说,七大姑八大姨瘪起了嘴,都把目光投向了夏瑶,夏瑶是一脸的尴尬。

            要知道七大姑八大姨嫁女儿的时候,收的彩礼最少都是66万,而自己的男朋友,居然连29万都拿不出来,这真的太丢人了。

            “这点钱你都拿不出来,那你跑来干什么?”孟宛容脸色骤变,厉声说道:“反正一句话,拿不出钱来,我是不会让夏瑶嫁给你的。”

            等她说完后,七大姑八大姨跟着就奚落道:

            “小王,这不能怪你阿姨,29万真的不多!”

            “小王,门当户对的道理,你不懂吗?”

            “小王,以你现在的实力,你能给瑶瑶幸福吗?”

            “小王...”

            “小王...”

            王境泽无言以对,他看的出来,这明摆着,是要他滚蛋的意思。

            而就在这时,夏家的房门突然响了起来。

            开门后,一个身着名牌西装,梳着绅士头的年轻人迈步走了进来。

            这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夏东海的债主,绵州‘富邦集团’董事长刘建国的儿子——刘凯。

            刘凯提着一个精美的礼品盒,笑眯眯的说道:“伯父、伯母好!”

            见刘凯来了,孟宛容迎上前去说道:“小凯啊,来就来,带什么礼品嘛。快,坐下吃饭。”

            对于刘凯,夏东海夫妇是相当的认可。

            一方面,刘凯才貌双全,还是海归,配的上自己的女儿;另一方面,夏瑶要是嫁给了刘凯,夏家不但能解除债务;,未来在商业道路上,还能得到刘家的支持,可以说是双赢。

            而刘凯的突然造访,其实也是夏东海夫妇安排好的,目的就是要让刘凯彻底压死王境泽,打的王境泽毫无还手之力,然后自行离去!

            对于刘凯,王境泽一点也不陌生。

            刘凯是绵州出了名的公子哥,身边美女一大把,但他却对夏瑶‘情有独钟’,留学回来后,就一直在追夏瑶。每次夏瑶下班,他都会开着豪车送夏瑶回家,起初夏瑶还有些抗拒,但到了后面也就接受了,现在更是养成了习惯。

            面对这样的局面,王境泽无力还击,他要钱没钱,要车没车,他拿什么跟这富二代叫板?

            “境泽,好久不见!”刘凯拍了拍王境泽的肩膀,然后就说道:“伯母,我听说你最近气色不太好,所以给你带了一盒天山雪莲。这东西不贵,也就99万而已,你拿去补补身子!”

            说完,刘凯打开了礼品盒。

            一株娇艳欲滴的雪莲,便呈现在了众人眼前,看的七大姑八大姨眼睛都绿了。

            ‘99万还不贵...’

            ‘刘家大少就是不一样,哪像某些人...’

            ‘东海这是因祸得福!’

            就在众人惊愕之时,刘凯突然问道:“哦对了境泽,我听说你今天是来提亲的,你准备给伯父伯母孝敬多少呢?”

            闻言,夏瑶隐约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但她又能说什么呢?

            刘凯出手就是99万的雪莲,而你连29万都拿不出来,你让我怎么帮你解围?

            王境泽不傻,他听的出来刘凯话里的意思,但他并没有当回事,因为在他眼里,像刘凯这样普通富二代,说白了就是个渣渣,我他妈要踩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的容易。

            没等王境泽开口,孟宛容不屑的说道:“哼,他能孝敬我多少?就算把他卖了,他也买不起你这朵雪莲的一片花瓣!”

            “哈哈哈!”刘凯一脸坏笑,说道:“伯母,你这话说的,境泽可是你的准女婿!”

            “准女婿个屁!”孟宛容愤愤说道,根本没拿王境泽当人看。

            “!”刘凯故作惊讶的叫了一声,就望向夏瑶故意问道:“瑶瑶,这咋回事。”

            夏瑶无言以对,根本不知道该作何解释。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王境泽突然开口说道:“我是穷,是连雪莲的花瓣都买不起,但我不像某些人以次充好,拿假雪莲来骗叔叔、阿姨!”

            闻言,众人瞠目结舌,齐刷刷的就看向了刘凯。

            “你说什么?我骗伯父伯母?你可真搞笑啊王境泽!你懂雪莲吗?你见过雪莲吗?就你那样的家庭背景,别说雪莲了,就是普通的虫草,我估计你都没吃过!”

            王境泽冷冷一笑,拿起雪莲就摘了一片花瓣,随即说道:

            “价值百万的雪莲,必须是野生的天山雪莲,至少得有三百年的生命周期。而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花瓣薄如蝉翼,肉眼就能看穿。正因为这样,所以很多人利用此特点来造假,把雪莲的花瓣做的非常的!”

            “但他们往往会忽略一点,野生雪莲由于长期生长在野外,必然会遭到风雨侵蚀,所以花瓣上会留下一些细小的纹路。而你送的这株雪莲,第一眼看上去的确不凡,但只要细细观察,就会发现做假之人百密一疏。”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株雪莲,就是用普通的淀粉制成的。”

            “像这样的玩意,你也敢拿来骗叔叔、阿姨,你是当他们傻呢,还是你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王境泽说完,全场哑然,刘凯更是一脸惊恐。

            沉默的阿漓 说:

            下一章非常精彩,大家一定要看!一定要看!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都市之巅峰战神
            • [现代]我来自八万年后
            • [现代]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 [现代]我!降临地球
            • [现代]荣耀战神
            • [现代]废婿成王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