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roup id="Ocxee"><sup id="Ocxee"><keygen id="Ocxee"><li id="Ocxee"></li></keygen><span id="Ocxee"></span><strike id="Ocxee"></strike></sup><ol id="Ocxee"></ol></hgroup>
      <aside id="Ocxee"><abbr id="Ocxee"></abbr></aside><button id="Ocxee"></button>
    1. <sub id="Ocxee"></sub>

        <b id="Ocxee"><style id="Ocxee"><rp id="Ocxee"><embed id="Ocxee"><col id="Ocxee"><b id="Ocxee"><ol id="Ocxee"><source id="Ocxee"></source><meter id="Ocxee"></meter><i id="Ocxee"></i></ol><dt id="Ocxee"></dt><strike id="Ocxee"><output id="Ocxee"><link id="Ocxee"></link></output></strike></b><progress id="Ocxee"></progress></col></embed></rp></style></b>

          <textarea id="Ocxee"><ol id="Ocxee"><canvas id="Ocxee"></canvas><select id="Ocxee"></select><var id="Ocxee"></var></ol><textarea id="Ocxee"></textarea><section id="Ocxee"><th id="Ocxee"><colgroup id="Ocxee"></colgroup></th></section></textarea><dt id="Ocxee"></dt>
        <caption id="Ocxee"><sub id="Ocxee"></sub><span id="Ocxee"><button id="Ocxee"></button></span></caption>

        我真是财神爷

        第一章:我成了财神爷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4-04 09:08:06

        阳城大学,午夜,一片静谧,全校都陷入了沉睡中,只有门卫室还亮着灯。

        忽然,墙头上出现了一团黑影,左右打量一番后,小心翼翼翻了进来。

        “哎呀!”

        黑影惊呼一声,坐在地上抱着腿,嘴里“嘶嘶”冒凉气,“真疼!什么玩意?”

        说话的时候,露出一张黧黑削瘦的脸,看上去还很年轻,也挺帅气的,只是因为疼痛,五官有些扭曲。

        他叫丁小希,阳城大学大三学生。

        学校这段围墙比较低矮,晚上经常有出去花天酒地的学生翻进翻出,被戏称为“自由走廊”。不过丁小希不是出去玩的,他是帮人跑腿,挣点辛苦费。

        人穷没办法,爹妈早就不在了,乡下的老房子也塌了,无依无靠的他只能自己挣学杂费和生活费。

        疼痛稍微缓解些,他赶紧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打量一番后松了口气,“还好还好,烟没摔坏。”

        这烟可贵了,要是摔坏了,赔起来能要了他的命。

        丁小希不抽烟,这包烟是帮别人买的,跑腿费十块。

        别小看这点钱,他就是靠着在宿舍里揽活,硬是供自己读了三年大学,当然,日子也的确是够艰苦的……

        烟没事,人似乎也没什么大问题,丁小希扶着墙根站起来回头望,准备找那个把自己绊了一下的东西。

        要知道,这里他以后还会经常翻,路线可得清理干净,否则下次搞不好还会摔跤。

        在墙根下,他发现了那个捣乱的东西,原来是一尊石像,只有半尺高,雕工粗糙,看不出是什么。

        “哪个缺德的乱扔东西?”丁小希不满嘟囔,抓起那个石像准备扔掉。

        就在他刚使上力的时候,脑海中忽然传来一声低吼:“别扔!扔了你会后悔一辈子!”

        一下子收不住力,丁小希原地转了半圈停住,看着手里的石像目瞪口呆,“是谁?谁在和我说话?”

        四周连个人影都没有,丁小希只觉后背一阵阵发凉,忙不迭扔了石像,转过身拔腿就跑。

        在树丛中跑了没多远,前方传来一声尖叫,丁小希被吓了一跳,连忙转回头,不住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

        说着说着,他一怔,不敢置信睁开眼转回头。

        说什么都没看见当然是假的,他刚才看得清清楚楚,树丛中有一男一女,正在……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两人他都认识,其中男的正是让他买烟的王向东,女的是他的同班同学,曲晓玲。

        他和曲晓玲是青梅竹马的发小,一起上的小学、初中、高中,直到大学。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丁小希发现自己对曲晓玲暗生情愫,只是实在是太穷,没敢挑明,却不想今夜竟然看见了这一幕。其实他一直以为,曲晓玲也是明白他心意的……

        “看什么看?”一旁传来王向东不耐的声音,“烟留下,赶紧滚蛋,碍劳资的事。”

        “哦。”丁小希默默放下烟,转身走了。

        背后传来王向东不屑的声音,“就是个狗腿子,穷的要死,给他点小钱,让他吃翔都干。”

        俩人在树丛中吃吃调笑,丁小希长长叹了一口气,走向宿舍。生活还得继续,还有一大堆同学的衣服没洗,得要赶紧洗完了才能收人家的钱。

        自己是个人人唾弃的穷光蛋,哪有资格谈恋爱?该放下的就放下吧……

        失魂落魄走着,突然脚下一痛,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看,把他吓了一跳,赫然竟是刚才扔掉的那个石像。

        “见鬼了这是,明明记得扔外面去了……”丁小希揉着脚不满嘟囔,倒霉就倒霉在这石像上。

        “你才是鬼!”那个声音又从脑海中传来,愤恨骂道:“劳资是财神爷,正财神,你个小王八羔子还不快磕头烧香!”

        “财神爷!”丁小希失声惊呼,吞了口唾沫,弱弱问:“真的假的?”

        “堂堂正神还能有假?”财神爷暴跳如雷怒吼。

        丁小希看了眼,一滩垃圾中杵着尊石像,财神爷就住这样的地方?

        大概是看出了丁小希的疑惑,财神爷的声音又传来,叹了口气,“我是被那些偏财神逼得无处容身了,只能躲在这里……”

        话锋一转,财神爷的声音变得急切,“小伙砸,我看你骨骼清奇,是个当财神的好材料,有没有兴趣接替我的位置?”

        闻听这话,丁小希立刻血冲脑门,差点昏过去,什么意思?让我当财神爷!那以后岂不是……

        “想干就快磕头吧。”财神爷的声音传来,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丁小希想都没想,双膝跪地,一个头磕在尘埃。

        经历过刚才的事情后,他备受刺激,一门心思想发财,别的什么都不顾了。

        说话间,丁小希脑海中展现出一副金色的锦卷,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小字,引首三个大字——正财神守则。

        黄钟大吕般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着,丁小希接任正财神,即时上任,不得有误!

        顾不得细看正财神守则,丁小希急忙问:“钱哪,快给我钱,越多越好!”

        在他想来,财神爷掌管世间财富,钱这东西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而他现在急需要钱。

        然而,事与愿违。

        “哦……”财神爷的声音里透着难堪,“钱我是没有的,要不也不会窝在这里,凡间的钱全被那几个偏财神赚走了,我老人家只好喝西北风……这特么还不算完,那几个王八羔子居然想把我打得魂飞魄散,然后夺走我的神通,我……哎!你干什么?”

        财神爷絮絮叨叨的时候,丁小:谧帕程鹜,向着石像伸出了手。他算是听明白了,一点好处没有还要担风险,傻子才干。

        谁料到,就在他触到石像的瞬间,那石头疙瘩崩成了一滩石粉。

        脑海中传来前任正财神得意的声音,“你个小王八羔子,不干也得干,劳资回天庭养老去了。”

        “卧槽!”丁小希失声惊呼,自己这是被赖上了!

        只可惜已经迟了,脑海中的锦卷好像根本没法抹去。

        丁小希跪在地上,机械地读着锦卷上的内容,越读越绝望。所谓正财神,就是完全不能赚不义之财,一切都得靠劳动,这尼玛不是和自己现在一样?能发财就有鬼了。

        读着读着,读到末尾的时候,他的身躯突然一紧,睁开了眼。

        这一段是关于职权部分的,正财神掌管天下正财,凡是有人捞偏门赚取不义之财,都有权处罚,双倍罚款!所得的钱财直接收归财神库,正财神可自由支配……这尼玛就有意思了!

        要不……先试试看?

        心念一动,丁小希跳起来左右一打量,奔向宿管处。

        似乎完全没好处的正财神之位,因为这最后一条职权,有了转机,如果能善加利用……

        人穷极了,脑子在这方面就会变得很灵活,如饥似渴寻找一切赚钱的机会,例如现在的丁小希。

        以前晚上他都是爬落水管回宿舍,被宿管董大爷抓到要罚款的,每次五十!不过今天,他想试试自己的新职权,故意往枪口上撞。

        谁都知道,那老鳖孙子罚了款都是揣进自己的腰包,这当然能算不义之财。

        宿管室还亮着灯,董大爷在摇头晃脑听收音机,丁小希乐乐呵呵推开门,鞠躬行礼,“董大爷,我回来啦,没事我就回去睡觉啦。”

        “回来回来……小兔崽子。”董大爷悠然招了招手,“难得你这么实诚,罚款五十,然后滚回去吧。”

        丁小希装作颓废走了回来,唉声叹气,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唯一的一百块递了过去,眼睛一瞬不瞬盯着董大爷的手,屏气凝气。

        成败在此一举,一旦失败,五十块钱就打水漂了,要知道,他一天都未必能挣这么多。

        在他的注视中,董大爷笑容可掬掏出一把钱,从里面抽出一张五十递给丁小希,然后抢钱似得把那张红票子抽走。

        脑海中的锦卷金光闪耀,出现一行字:发现有人赚取不义之财,双倍罚款一百元,收归财神库!

        口袋里一阵窸窸窣窣,丁小希一模,差点喜得跳起来,凭空多了一百块!

        自己赌对了!

        丁小希大喜过望,对着董大爷又鞠了一躬,转身就跑,“谢谢。”

        目送丁小希离去,董大爷莫名其妙挠了挠头,被罚了款还这么高兴,这小子该不会是穷傻了吧?

        然后他得意洋洋开始数手里的钱,可怎么数都觉得不对劲,“怎么好像少了一百块?我再数数……”

        丁小希冲进楼道,高兴的想大喊大叫。

        当然不是因为白得了五十块,有了这本事,以后多少钱赚不来?这比给一个亿还要有用!

        前任财神爷是神仙,只求香火,钱对他没用,可自己不同,缺的就是钱。

        他立刻就动起了心思,要不要去搞搞淘贝?那姓马的赚得不义之财最多,和他练练,说不定要不了几天就能把自己练成全国第一富翁!

        当然,那样做的前提是得有一部智能手机……先不谈。

        回到了寝室,丁小希仰头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谋划着发财大计。

        陌小刀 说:

        新书起航,希望读者老爷们支持,有票的投个票,再点个追书,感激不尽。看完十章,不好看你打我。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都市之巅峰战神
        • [现代]我来自八万年后
        • [现代]我的扶弟未婚妻
        • [现代]我!降临地球
        • [现代]女神的上门狂婿
        • [现代]废婿成王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