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dio id="BNqTq"></audio><aside id="BNqTq"></aside><blockquote id="BNqTq"></blockquote><aside id="BNqTq"><i id="BNqTq"></i><address id="BNqTq"><i id="BNqTq"><embed id="BNqTq"><dl id="BNqTq"></dl><acronym id="BNqTq"><caption id="BNqTq"></caption></acronym></embed></i></address></aside>

      总裁老婆不一般

      第三章赵海峰的秘密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4-03 14:17:39

      陆炀叹了口气挂断电话。

      “谢谢你。”孙妙妙红着脸怯生生的说到。

      陆炀这才发现他还拉着人家的手不放呢。

      “不好意思,跑的太急了。”

      陆炀尴尬的笑了笑,有些不舍的松开孙妙妙柔弱无骨的小手。

      真滑,真软啊。

      “没关系,是我要谢谢你呢。”孙妙妙的脸颊更红了。

      陆炀挠头说:“不用客气,是这群混蛋太过分了,跟何况我和你情况差不多,家里都不是很好,刚才生气也是因为有些感同身受吧。”

      小姑娘是最感性的,尤其是听到陆炀与自己境遇相同,不由得对陆炀又多了几分好感。

      陆炀看了下时间说:“好了,我的雇主还等着我呢,你还是回家吧,这种地方不适合你。”

      说到这孙妙妙的小脸立马沮丧起来,她还没毕业,不在这里工作还能去哪?

      告别孙妙妙后,陆炀飞快的回到了赵欣雨订下的大厅。

      “吆,小白脸回来了?”

      刚一进门就看到赵海峰那瞧不起人的嘴脸。

      面对他的嘲讽陆炀一脸冷漠,这种狗东西越是与他生气他跳的越欢。

      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无视。

      赵欣雨轻移莲步走了过来,讲一个文件夹和一支笔仍给陆炀。

      “按照表格上记录的去点点礼物,我不能白养你吧?这点事如果都干不好还不如养只宠物狗。”

      丢下这句话后赵欣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赵海峰拍了拍陆炀的肩膀说:“我给你十万,你离开我姐。”

      十万,真不知道他怎么好意思开这个口,赵欣雨定金就给了五十万。

      陆炀说:“十万?也太少了吧。一百万怎么样?”

      赵海峰嘲笑一声说:“别给脸不要脸了,你觉得你值十万么?老子这是在救你,相信你也知道我姐过去的事,那全都是真的!”

      说起赵欣雨克夫这个事还真让陆炀头疼。

      昨天莫名其妙被车撞,今天又惹上了地头蛇。

      要不是获得了烛龙传承自己恐怕真的要死一死了。

      “我是真心爱着欣雨的,什么谣言我都不信,想坑你姐?做梦!”

      陆炀大义凌然的拒绝了赵海峰。

      “你这个入赘的废物,十万块够买你这条贱命了还嫌少?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说吧!”

      赵海峰颇有深意的说道。

      赵海峰走后不断有人前来送礼,陆炀笑脸相迎。

      不过换来的全都是鄙视与嘲讽。

      “这对玉手镯收好了!这可是顶级宝玉做出来的物件,出了问题可不是你这个无能赘婿可以承担的。”

      这是有一个狂傲至极的中年人放在桌子上一对玉镯。

      陆炀看着玉镯说:“这位先生,您送这对镯子是否有些不妥。”

      自从接受传承之后,陆炀发现所有的天然宝石都带有灵气,这灵气很淡不能拿来修炼。

      但眼前这对玉镯毫无灵气可言,不仅如此,反而还带有丝丝黑气。

      这股黑气阴邪至极,带着浓浓死气。

      俗话说人养玉,玉养人。

      那这种邪玉长期佩戴在人身上肯定是有坏处的。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中年男子脸色一变,愤怒的指着陆炀的鼻子说到。

      果然有猫腻!

      陆炀说:“这对镯子的来历相比你比我清楚吧,这种东西能拿来送人?”

      “废物!你说什么?我的玉有问题?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从小看着欣雨长大的叔叔!赵氏集团的合作伙伴!你敢质疑我李恒?”

      李恒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对着陆炀咆哮着。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又聚集了过来。

      “这不是恒新地产的董事长么?赵家的合作伙伴,怎么和这个赘婿吵上?”

      “你没听道李恒刚才说的么。这乡巴佬怀疑这对玉镯。”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没见识!李董事身价上亿怎么会拿出劣质玉饰送人?”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着,不约而同的将矛头指向了陆炀。

      赵欣雨也看到了这里的骚乱,赶了过来。

      “让你记个账也会出错!你还能干什么?”

      显然,赵欣雨有些生气。

      陆炀解释说:“这玉有问题,你戴上会生病的!”

      “小侄女,算了算了,你这老公从山里出来的,见识短浅,思想还很愚昧,不要怪他。”

      李恒又损了陆炀一把。

      赵欣雨赔着不是说:“李叔叔,让你看笑话了,这对玉镯我很喜欢,谢谢您。”

      说着就要往自己手腕上戴。

      一旁的陆炀连忙拦了下来说:“相信我,这玉镯不能带。”

      赵欣雨看着陆炀坚定的样子心里有些犯嘀咕,难道这玉镯真的有问题?

      “小伙子,说到底你只是个赘婿,有什么资格管欣雨的事?你说我的玉镯有问题,你曾经玩过玉石?”李恒说。

      “没有。”

      别说玩玉石了,陆炀长这么都没好好摸过玉石。

      “臭屌丝,真以为攀上赵欣雨就能出人头地了?还敢装大尾巴狼品鉴玉石,真是窝囊废!”周围又有人讥讽道。

      赵欣雨也觉得陆炀在装大尾巴狼,一个连父母病都看不起的人会懂玉石?

      “滚!”赵欣雨现在看到陆炀就心烦,冷冷的喝道。

      “你...好!我走!”

      陆炀也生气了,狗咬吕洞宾,爱咋咋滴吧!只要不少了他的钱就行!

      陆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真是抱歉了,让各位看笑话了。”

      赵欣雨赔着不是。

      话音未落,会场门口传来老者话音。

      “这么热闹啊,老头子不请自来,小雨你不会撵我出去吧?”

      来者正是之前在大厅出现过的徐老。

      “赵姐姐,你生日都不叫我,太不够意思了!”

      徐小蕊蹦蹦跳跳跑到赵欣雨身边,挽上对方的胳膊,丰满的部位挤压的都变了形。

      周围的男性看的是血脉喷张,但是无人敢表现出来。

      赵欣雨亲昵地摸摸小蕊的脑袋,说:“我错了,本来想着单独请你呢。”

      然后对着徐魏尊敬的问了声好。

      赵家虽然资力雄厚,与徐家比起来还是望尘莫及的。

      一个是数十年的企业,另一个是百年老家族,没法比。

      徐魏缓缓开口说:“你们聚在一起难道是有什么好东西?”

      “徐爷爷,是李叔叔送了我一对玉镯,有人说这镯子有问题。”赵欣雨老老实实交代。

      “奥?有意思,我看看。”

      徐老对玉石颇有研究,顿时来了兴致。

      赵欣雨将玉镯递过去,徐老翻弄两下之后摇了摇头就没了兴致。

      “这镯子的确有问题,应该是玉粉浇筑而成,仿真度很高。”徐老缓缓说道。

      所有人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徐老说的一定没错了。

      “没想到那个窝囊废竟然蒙对了!”

      赵欣雨看着玉镯有些自责。

      李恒有些尴尬的说:“看来这次是我打眼了,多亏有徐老,我这就找店家去。”

      拿着玉镯灰溜溜的走了。

      “什么窝囊废?谁。”徐小蕊好奇的说到。

      “为了钱肯入赘给我的一个废物,不说他了。”

      说起陆炀,赵欣雨莫名的心烦。

      “那这人真够废的,说起废物我今天到是见识到了一个高人。”徐小蕊兴奋的说。

      “小蕊!”

      徐魏摇摇头示意徐小蕊不要说下去,武者的身份不可乱说。

      徐小蕊吐了吐舌头。

      徐老说:“你今天生日我也没有带什么好东西,这块玉佩就送给你了。”

      徐魏将盘在手里的一块温玉递给赵欣雨。

      这块玉佩无论是色泽还是品相绝对是上品,上面的观音图更是栩栩如生。

      赵欣雨在三推辞下还是收下了。

      被赶出去的陆炀此时正在漫无目的闲逛。

      他不敢走远,天知道赵大小姐会不会突然召唤他。

      “李叔,赵欣雨没有收下手镯?”

      远处传来赵海峰与人交谈的声音,对方应该是之前起冲突的李恒。

      看样子这里面有故事啊,陆炀隐藏气息靠了过去。

      李恒深吸一口烟说:“没有,被那个赘婿和徐魏拆穿了,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对镯子是埋在乱坟岗的,可惜了,如果赵欣雨带上不出半年身体就垮掉。”

      “陆炀认识徐魏??”赵海峰的声音提高了几分,显然有些吃惊。

      李恒摆了摆手说:“不认识,只是凑巧了:7,把这个小子做掉吧,这个企业就是你的了。”

      赵海峰一听,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不过紧接着就沮丧的说:“叔,我没钱了,之前请人做掉赵欣雨那几个定亲对象已经花光了。”

      李恒一愣,紧接着笑着说:“哈哈,我以为什么大事呢,不就是钱么,拿着!随便花。”

      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张金灿灿的银行卡,这张卡的最低储存面额是五百万!

      “为了制造赵欣雨克夫的传闻花了那么多钱,可不能毁在这个窝囊废身上,一定要除掉他!”李恒阴狠的说到。

      这个秘密被躲在阴暗处的陆炀一字不落的给听了去。

      原来赵欣雨并不是真的克夫,而是有人故意陷害,没想到陷害他的竟然还是她的弟弟!

      想想就能明白了,赵欣雨背上克夫的恶名,就没人敢娶她,这样一来按照老爷子的遗嘱整个赵氏企业就会落到赵海峰的手里。

      “原来赵欣雨并不克夫啊,那我就放心了。”

      陆炀最怕自己莫名其妙被克死,现在好了,一切都是人为。

      自己有烛龙传承在手任他什么杀手刺客通通不惧!

      陆炀也想过将眼前这两个幕后黑手直接宰掉,但是做惯了良好市民的陆炀有这心没这胆。

      思索一番之后还是决定自保,反正一年之后就没事了。

      陆炀听完秘密就悄悄离开了,来到了赵欣雨的车前等着。

      忽然间,一阵骚乱碧霞苑门口围了一群人,当中隐隐传出了少女的哭声。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

      少女焦急地叫喊着,声音非常耳熟。

      陆炀抬头望去,正是之前在大厅遇到的徐小蕊,那地上面色紫黑的老人正是徐魏!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都市之巅峰战神
      • [现代]我来自八万年后
      • [现代]我的扶弟未婚妻
      • [现代]我!降临地球
      • [现代]女神的上门狂婿
      • [现代]废婿成王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