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lgroup id="OlSBn"></colgroup>

              总裁老婆不一般

              第一章合同赘婿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8-16 16:06:46

              江北青州,一家幽静的咖啡馆内。

              “按照合同,你做上门女婿,等我22岁之后和平离婚,作为报酬我将支付给你一百万,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有问题么?”

              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披散在香肩之上,柳叶弯眉,粉妆淡雅的女子正读者合同,声音清脆空灵,略带冷清。

              女子对面则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男士。

              面对女子的询问男子摇摇头说:“没有。”

              然后干净利落的签上两个大字。

              陆炀!

              女子看了一下面无表情的将合同收了起来:“既然签了合同,有些丑话就要说在前面。”

              “您说!”陆炀恭敬的说。

              女子瞥了一眼陆炀,冷淡的说道:“我结婚只是为了完成爷爷的遗愿,希望你不要有什么误会?今后你尽量不要出门,免得传出对我不好的言论,等期限一到离婚之后我们就再无瓜葛。”

              陆炀心中苦涩,深吸一口气后面带微笑说:“好的,您说的我照办。”

              看到被自己侮辱还面露笑容女子更加鄙夷陆炀。

              “这是定金,五十万,领了结婚证之后支付给你另一半!”女子随手丢出一张银行卡,像是施舍乞丐。

              然后上下打量陆炀后又从包里甩出一叠现金砸到陆炀身上:“买身新衣服,好好收拾一下,明天有一场家宴上午十点在盛世广场等我!”

              说完便要起身离开。

              “好嘞好嘞!”陆炀眉开眼笑的接过钱,讨好似的说:“赵小姐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我送您离开?”

              “省省吧,明天好好把事给我办妥,办好了你得到的绝对不止一百万!”

              女子冷清的望了陆炀一眼冰冷的说:“要是办砸了,你父母的病也别治了,直接准备葬礼吧。”

              留下一句赤裸裸的威胁,女子扬长而去...

              陆炀苦笑一声,一年前父母发生意外。

              父亲得了类似尿毒症的病症,需要定期做透析来净化血液,并且还要服用大量昂贵药物。

              母亲则变成了残疾,基本的行动都很困难。

              家中那点微薄的家底早就被掏空了,并且还负债累累。

              也是因为此事大学女友抛弃了陆炀,人家说的很现实。

              说陆炀父母就是累赘,她想过上等人的生活。

              如今一家人的经济重担全压在了陆炀身上,他迫切需要一笔钱来为父母治病。

              偶然间在网络上看到了赵小姐发布的求职信息,陆炀就投了简历。

              眼下为了父母任何屈辱都要忍,陆炀咬咬牙追上前面的女子低声下气的讨好着。

              陆炀将女子送上了跑车,香车美女有钱人的标配。

              女子发动引擎,车子带起一阵劲风呼啸而去。

              “赵小姐慢走!路上注意安全!”车子都行驶出老远了,陆炀还在卖力的献着殷勤。

              陆炀突然想到什么一拍脑门说:“哎呀,只知道她姓赵,忘记问名字了。算了,明天再说吧。”

              他连忙从怀里掏出五十万块钱的卡,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哈哈!五十万!五十万块钱呐!我得打多少份工啊,富豪的钱真好赚!有了这笔钱祖传项链就不用卖了!”陆炀看了看脖子上戴的一片鱼鳞状的配饰。

              他蹲在停车场的墙角绑定银行卡后反复数着手机屏幕上的数字,直到眼睛酸痛才作罢。

              走出停车场陆炀沿着公路走着,此时的他依旧是处在兴奋的状态,满脑子都是不久之后的一百万,自家父母的病也算是有找落了。

              嘀嘀!嘀嘀!后面一辆疾驰的轿车疯狂的按着喇叭却没有减速。

              沉浸在兴奋中的陆炀被刺耳的车笛声惊醒。

              还没反应过来轿车就撞了上来,陆炀看到天旋地转整个脑子空白一片。

              一声闷响落地,陆炀摔在地上滑出一道血痕。

              “妈的,我这么点背么?刚要转运就遇到车祸?我不甘心。!难道我命里就不该有钱??”

              陆炀浑身剧痛,血流不止,他想骂人却说不出话只能在心中呐喊。

              他:醋怕啡宋Ч粗钢傅愕,在意识消失之际忍着剧痛将怀里的卡往衣服口袋深处塞了塞。

              当陆炀的意识再一次恢复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黑暗的空间。

              “这就是死后的世界?没想到我竟然比老爸老妈先挂掉。”

              陆炀自嘲的笑了笑,世事无常,真的没想到是这种结果。

              这是一片混沌空间,他整个人漂浮在半空之中。

              猛然间,在远处出现两道光亮的裂缝,陆炀终于是看清了,这就是一双眼睛,而且是一只巨兽的眼睛。

              巨兽人面蛇身,血红色的鳞片,绵延千里,吹气冻结空间,呼气融化山脉。

              “吾乃三古神之一的烛龙,昔日吾之好友古神盘古开天地力竭而死,后来吾与古神斗姆引冲突而同归于尽,宇宙失去守护,故吾将毕生传承封印与逆鳞之中等待有缘之人。”

              烛龙口吐人言,随后千里巨兽化作光点星河将陆炀围在其中。

              “我、我、我、、这、这、这、奇遇?”陆炀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还没等他说完点点星光旋转着就像旋涡一样融进了他的身体。

              “。。!我还没做好准备!”

              果然,奇遇不是这么好得到的,此时陆炀整个灵魂有一种被撕裂的感觉。

              痛!生不如死的痛!

              如果说车祸的痛是被刀子割一下,那此时的痛就是切腹自。!

              不知过了多久,陆炀悠悠醒来,这次是在医院醒过来的,一圈仪器在嘀嘀作响。

              陆炀揉揉脑袋发现自己竟然一点事也没有,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发现祖传的项链早就不见了只有胸口上有一点烫伤的痕迹。

              “是传承!”

              陆炀猜的没错,金鳞融体接受传承的时候除了功法也顺带改变了陆炀的体质。

              没想到一场车祸竟开启了陆炀的新人生,从此步入了修炼一途。

              “不知道修炼到最后能不能救我的父母。”

              从传承当中了解到修炼一途乃是夺天地、窃阴阳、逆天道,修炼有成可与天地同寿,遨游宇宙星空。

              如此逆天救自己的父母应该不在话下,不过到那天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赚钱稳定住父母的病情。

              想到赚钱,陆炀连忙看了一下时间,可不能放赵大小姐的鸽子。

              清晨五点!

              “我昏睡了这么久?!”

              陆炀没想到自己昏睡了如此长的时间,不过还早陆炀叫来了护士说明情况后就想出院。

              最后,又经过一系列检查透视之后心痛的交上了两万块钱医院才放行,出医院时已经是八点左右。

              时间还很充裕,但是为了留一个好印象陆炀早早就到了约定地点。

              昨天赵大小姐临走之前特意给了陆炀一笔钱买衣服,这钱少说也有一两万。

              陆炀就在约定的地点周围逛了一下,最后在一个卖休闲服装的地摊上花几百块钱买了一身。

              十点钟,赵大小姐准时来到了盛世广场门口。

              “上车!”

              还是那副冰冷的模样,惜字如金。

              陆炀乖乖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一脸谄媚的笑容。

              “赵小姐,方便告诉我的您的名字么,老是这么赵小姐,赵小姐的叫您总有些生分。”

              陆炀边说边观察女子的神情,生怕对方不悦。

              “赵欣雨!”

              女子用拒人千里的语气说了自己的名字。

              “赵欣雨,欣雨...我靠!”

              陆炀嘟囔几遍这个名字后笑容顿时凝固下来。

              紧接着双目浑圆瞪得老大,因惊吓有些失声的说:“你是赵氏集团的赵欣雨?!”

              赵欣雨黛眉紧皱,不悦的说:“你知道我?”

              陆炀浑身打着颤,冷汗直流完全没了上车之前轻松的样子。

              结结巴巴的说:“听...听说过,黑寡妇赵欣雨,有名的克..克夫美女..”

              “奥?你还知道什么都说出来吧!”赵欣雨说完后整个车子里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分。

              她缓缓停下车子,面露寒霜用着充满煞气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陆炀。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猛兽出笼
              • [现代]我继承了家中餐厅
              • [现代]龙回都市
              • [悬疑]河神
              • [现代]一代狂婿
              • [现代]全能至尊奶爸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