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Cyhvt"><mark id="Cyhvt"></mark>
    <keygen id="Cyhvt"><section id="Cyhvt"><progress id="Cyhvt"><li id="Cyhvt"><dl id="Cyhvt"><meter id="Cyhvt"><form id="Cyhvt"><aside id="Cyhvt"><button id="Cyhvt"></button></aside></form>
    <p id="Cyhvt"><abbr id="Cyhvt"><small id="Cyhvt"></small></abbr></p><td id="Cyhvt"><address id="Cyhvt"><mark id="Cyhvt"></mark></address></td>

        <fieldset id="Cyhvt"><dl id="Cyhvt"></dl></fieldset><input id="Cyhvt"><b id="Cyhvt"></b><optgroup id="Cyhvt"></optgroup><noscript id="Cyhvt"><rp id="Cyhvt"></rp></noscript></input>

          <label id="Cyhvt"><tr id="Cyhvt"><form id="Cyhvt"><strong id="Cyhvt"><li id="Cyhvt"></li></strong></form><style id="Cyhvt"></style><dfn id="Cyhvt"><button id="Cyhvt"><form id="Cyhvt"><samp id="Cyhvt"><i id="Cyhvt"><li id="Cyhvt"><keygen id="Cyhvt"><bdo id="Cyhvt"></bdo></keygen><nav id="Cyhvt"></nav></li></i></samp></form></button></dfn><nav id="Cyhvt"><param id="Cyhvt"><dt id="Cyhvt"></dt></param></nav></tr><q id="Cyhvt"></q></label>

          <link id="Cyhvt"><small id="Cyhvt"></small></link><ul id="Cyhvt"><mark id="Cyhvt"></mark></ul><code id="Cyhvt"><i id="Cyhvt"><del id="Cyhvt"></del></i><figcaption id="Cyhvt"></figcaption></code>

          <samp id="Cyhvt"><b id="Cyhvt"><sub id="Cyhvt"><datalist id="Cyhvt"><label id="Cyhvt"><video id="Cyhvt"><em id="Cyhvt"></em></video></label></map></sub></b><code id="Cyhvt"></code></samp>

          <sup id="Cyhvt"><ruby id="Cyhvt"><del id="Cyhvt"><embed id="Cyhvt"><form id="Cyhvt"><noframes id="Cyhvt"><source id="Cyhvt"></source>
          <td id="Cyhvt"><map id="Cyhvt"><dl id="Cyhvt"><input id="Cyhvt"><thead id="Cyhvt"><object id="Cyhvt"></object><audio id="Cyhvt"></audio></thead></input></dl></map></td>

          我在灵案组那些年

          第三章 灵杀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4-06 22:38:56

          一连串的问号,凶手脸上的那团迷雾,愈来愈重。

          至于其他方面,一丁点线索都找不到,至少案宗里没有。

          我翻开三名死者的资料。

          第一名死者,2020年04月06日生人,八字甲子、庚午、辛子、己丑,本名属鼠,海中金命,日主天干为金。

          日主天干金生于春季,喜有土、火,最忌没有土、金。而五行当中,金能生水,水多金沉;强金得水,方挫其锋,他是明摆着的强金命,不可能出现水多金沉的命相。

          我又看了一眼他的八字,凶年应在十八岁和四十六岁,而他如今三十五岁,死于溺亡,根本不可能。

          而另外两名死者资料同样如此,生辰八字我全都看了,五行当中没有一个怕水的。

          至于面相,这三人大多颧骨平坦,不是早亡之人,寿终大都在60岁之后。

          我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案宗里没有任何有帮助的线索,看来只有去现场看看。

          第二天中午,我处理完档案室的工作,便去了医院,老丁允我将手头工作放一放,去专攻这件案子,他还问我要不要人手,我摇了摇头。

          人多了反而要坏事的,我一个人就行,但顾曼必须也在,所以去找她之前,我利用职务便利拿了一份没有填写的出院证明。

          顾曼的精神好了不少,但印堂上那团淡淡的黑气依旧没有散去,房间里布局没有任何变化,只是那束花被拿到了床头。

          我不禁皱眉,不吭声走过去将它又放到了床尾。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来了不买花也就算了,还要把……”

          “你没觉得这花放到床头之后,人没那么精神了吗?”

          顾曼被我这句话堵的死死的,她的眼睛睁的很大,十分钟之后更是露出一副讶异的神情。

          “真…真的,我感觉胸闷好了不少,可能我花粉过敏?”

          她还在找借口,但我直接将出院证明放到了她面前。

          “我有把握破掉这个案子,有没有兴趣跟我走一趟?”

          顾曼凝视着我,神色复杂。

          我猜她受到的高等教育在让她遵循科学逻辑去破案,但人性的那一面却在动摇。

          最终大概是人性的一面战胜了科学逻辑那一面,又或是她想知道真相,于是拿起笔毅然决然的签了字。

          “能走吧?”

          “我是溺水,又不是骨折。”

          大概是不想得到我的同情,顾曼翻了个白眼便直接起身穿上便服。

          只是她身形明显晃了一下,估计是身子还有些发软,这也是正常的,慢慢就会恢复。

          临走前,她看了一眼床尾的花,又看了看我,神色比之刚刚更加复杂。

          出院手续交给了门口值班的同事,我和顾曼则直接驱车去了水库。

          一路上她都有些走神,等红灯时被后面的车子按了好几下喇叭,我说要不换我来,她又是一个白眼,说难道她连车都开不了吗?

          她太强硬了,或者说,太执拗了,不想输给任何人,也不想任何人同情她。

          这符合她的命相,花木兰和武则天哪个输给了男儿?巾帼英雄和空前女帝,顾曼未来可能跟她们一样,所以我没敢告诉她老丁下的最后三天期限,一来我有足够的信心,二来压力会影响到她的判断和情绪。

          出了市区,顾曼的情绪好了不少,肯说话了。

          但关于那天晚上的记忆,她能记起的实在太少,并且一想到关键点就头疼。

          我们的车子在水库入口处停了下来,想去水库需要步行穿过一条小路,有两名同事守在这,防止外人进入。

          同事执意要陪我们一起,但里面如果真有东西肯定是见的人越少越好,我给顾曼使眼色让她婉拒了之后,便随她一起走进了水库。

          这里几乎快要荒废了,新的水库在比这更远的地方,但结合水利发电,更环保也更高效。

          随着一步一步深入,水库的全貌终于一步步展现在我们面前。

          一股阴凉之意瞬间涌入心脾,炎炎夏日,我打了个哆嗦,目光也聚焦水库的地理位置上。

          东西南三面环山,北一面环水,其他地方全被绿植覆盖。

          站在风水角度上讲,靠山面水,砂环水饱,藏风聚气,是个风水极佳之地。

          但问题也出在这,这是水库,水气很重,更是常年不见阳光,久而久之阴气聚集,虽然有管道疏通,但这水终究成了一滩死水。

          “这个水库是不是经常堵塞?所以市政那边才迁了新水库?”

          我掏出罗盘看了一下这里的磁场反应,顺道问了一嘴。

          顾曼看我掏出罗盘,眉头皱了一下:“是啊,你看资料了?”

          我摇摇头:“没有,这里风水太好了,又常年不见阳光,绿植疯长,间接导致水里……”

          “张大师,你能不能消停一会,我们是来找线索的,不是来看风水的。”

          顾曼不肯现象也属正常,即使是普通人也不会被这么颠覆认知,更何况她还受过高等刑侦手段的教育。

          我无奈耸肩,收起了罗盘。

          其实罗盘上并没有显示什么,这个地方磁场没有异常,风水向也趋于稳定。

          但遭遇废弃和管道堵塞的原因更风水沾了很大的关系,正因为是个砂环水饱,藏风聚气的风水宝地,可成也风水宝地,败也风水宝地。

          地理上常年不见日光,风水上来说藏风聚气,导致这里非常适合不干净的东西生长,刚进来感受到的那股凉意,应该正是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散发出来的。

          可到底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呢?顾曼说的那个人影?

          我很好奇。

          遂于她走到了水库边。

          顾曼给我指了一下身后的摄像头,摄像头正对着水库边角的阀门处,当初装这个摄像头估计是为了;ど璞,否则谁没事在水库里装监控。

          “有人影吗?”

          我走到水边,向深处望了一眼。

          顾曼摇了摇头,她四处望了望,这里没有其他出路,唯一的入口也是唯一的出口,再就是水库阀门了,所以能调查的地方少之又少。

          “这里都检查过了?”

          “嗯。”顾曼点点头,接着说:“局里的同志已经取过证,找遍了,什么都没找到,你还有什么高招?”

          “还有一个地方你们肯定没找。”

          旋即我刚要道破真相的时候,一道人影从顾曼身后滑过,顾曼很明显也注意到了,她下意识的掏出手枪,转身便做出了射击状。

          “站住,否则我就开枪了。”

          顾曼的警告并没有用,那人影很快便朝着阀门旁的一条小巷子掠去,看势不妙我赶紧追了过去,顾曼也紧随其后。

          人影蹿进了小巷子,顾曼开枪了,巨大的子弹破空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我感到好像瞬间有种什么东西被破开了一下。

          “啊…赫……”

          与枪声同时发出的,还有一声惨叫。

          打中了?我和顾曼欣喜若狂,赶紧追进去。

          小巷子很暗,但进去之后,也就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我和顾曼掏出手电筒查看了一番,可小巷子里根本就没有人。

          这是个死胡同,没有出口,那人影能去哪里?

          而弹孔…我顺着顾曼射击的轨道找到了弹孔,在墙面上,一个小孔,里面还有没炸开的子弹。

          顾曼走上来,望着弹孔怔怔地发呆。

          “我打中了,真的。”

          她十分笃定。

          我也点了点头。

          “是的,你打中了,他的声音你听到了吧?”

          “嗯…很恶心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顾曼形容的一点都没错,让人头皮发麻甚至有点恶心,因为…那绝不是正常人类发出的声音。

          “可怎么会没有人呢?连血迹都没有。”

          顾曼掏出手机,拍了两张弹孔的墙面照片,旋即和我走出了小巷子。

          “因为刚才的不是人,而是被困在这里的冤魂。”

          我知道顾曼不信,但说还是要说,这里只要我跟她两人,她不至于把这个写进报告里。

          果不其然,她脸色先是唰的一下子暗下来,随后恢复正常,但又十分厌恶的看了我一眼说:“张垚小弟弟,你能不能不要把封建迷信那一套放在嘴边。”

          她十分不屑的再次走向水边:“刚刚我都看到那个人影的侧脸了,什么冤魂,我们是重案组,来查案子的。”

          侧脸?

          我愣了一下,她的话倒是提醒了我,我追的太快,没看清那人侧脸,经她这么一说我赶紧掏出那三名死者的照片。

          “你看看,像不像这照片上的?”

          她将信将疑的接过照片。

          “这不是那三名……”

          话说到一半便嘎然而止,我看到她脸上死一般的沉寂,身子更像是僵住了一样,甚至还有点微微颤抖。

          “是…是这个人。”

          她抽起其中一张死者的照片给我看,语气肯定,眼神却充满了恐惧。

          我也愣住了。

          因为那是第一个在这里自杀的死者照片。

          “你确定?”

          “我…我能开玩笑吗?”

          顾曼抬头望我,我从没看过她那么害怕的样子,单从这一点我就相信她没认错,再怎么说她也受过专业训练,心理素质过硬。

          一分钟前,她还没开枪,我都愿意相信这只是普通的凶杀案,只要抓住那个人影,那这案子就破了。

          可现在,一晃而过的黑影,墙上的弹孔,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以及顾曼的指认。

          所有的一切都将此案推向既定的结论。

          灵杀。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都市之巅峰战神
          • [现代]我来自八万年后
          • [现代]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 [现代]我!降临地球
          • [现代]荣耀战神
          • [现代]废婿成王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