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eygen id="giIuI"><samp id="giIuI"></samp></keygen>
        <figcaption id="giIuI"><caption id="giIuI"><tbody id="giIuI"></tbody></caption><code id="giIuI"></code></figcaption>
        <td id="giIuI"><section id="giIuI"></section></td><bdo id="giIuI"><samp id="giIuI"></samp><abbr id="giIuI"></abbr></bdo>
        <textarea id="giIuI"><dfn id="giIuI"><caption id="giIuI"></caption></dfn></textarea><thead id="giIuI"></thead><form id="giIuI"></form><embed id="giIuI"></embed>

      • <span id="giIuI"><em id="giIuI"></em></span><address id="giIuI"><video id="giIuI"></video></address><tfoot id="giIuI"><sup id="giIuI"></sup><span id="giIuI"></span><strong id="giIuI"><output id="giIuI"></output></strong></tfoot>

        我在灵案组那些年

        第一章 水库自杀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4-06 21:56:21

        用爷爷的话说,我命带正官,生逢流年,与金水相契合,遇木火则生克,长大后要做个商人,绝不能碰与军人、警察有关的武职,否则是要短命的。

        可我不但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省里有名的警校,毕业后还直接进了重案组,着手刑侦工作,专攻悬案。

        在我入职当天,爷爷大闹警局,指着局长的鼻子骂,让局长开除我,说我这命格弱,做刑警是要折寿的。

        我祖上都是堪舆的,爷爷更是这一代出了名的风水师,就连我们局长双亲的坟地都是我爷爷给选的,说来也奇,这坟地下穴之前,局长做了半辈子的‘副局’,可经过我爷爷的手把坟一定,没出三个月,竟然当上了一把手。出于对爷爷的敬畏,对于爷爷的责骂,他也不敢吭声,只好陪笑着说:“人各有志,我相信张垚一定会成为出色的刑侦队员。”

        爷爷冷哼一声,摔门而走。打那以后,我就在警界出了名,

        当天下午,我正在翻阅卷宗,一个身着警服的女同事走进屋子,从她进门的第一眼,我就被她吸引,并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而是因为她的印堂上有一团黑气,眼圈发青,人虽然长得漂亮,却显得很萎靡。

        “已经半个月了,这次有什么进展吗?”局长见她进来,眉头紧紧地皱着。

        “有很大进展了,估计最多三天,就能结案。”她开口说完,局长的眉头才缓和了些。

        我放下手中的卷宗,走到她身前,说:“恕我直言,这个案子,别说三天,就算是再给你三个月,恐怕你也结不了案。”

        我话刚说完,办公室的几个同事纷纷侧目,通过她的胸牌我得知她叫顾曼,在进警局之前我就听说过她的大名,整个分区数一数二的警花,破案率高达百分之百,巾帛不让须眉。

        她见我面生,皱着眉头说:“你是谁?”

        “介绍一下,这位是新来的同志张垚,目前在档案室实习。”局长立刻咳嗽了一声,将话题转移。

        顾曼眉清目秀,颧骨和鼻梁较高,尖下巴,和一个叫baby的明星有些神似,却比她更加有英姿。高颧骨尖下巴,是典型的清高相,而顾曼的眉毛又是剑眉,相术上说,剑眉的女人少之又少,这种女人任何方面都不输男人,自尊心也极强,历史上的花木兰、武则天都是剑眉,一个是锦帛英雄,一个是千古女帝,哪个都不好招惹。

        “呵,我当是谁,原来是个实习的小弟弟啊,你怎么断定我三个月也结不了案,你知道我的案子?”

        面对她浓浓的讽刺,我摇头道:“不知道。”

        话音刚落,警局在坐的同事都绷不住的笑出声,认为我是个笑话,就连局长也尴尬的笑了两声,说:“那个,张垚啊,你先去把那几个文案处理一下,今天晚上要录入到电脑做汇总。”

        我摇头,说:“我没有瞎说,顾曼,你生的高颧骨,又是女生中罕见的剑眉,这种面相极为奇特,是锦帛之相,放在古代,那是女中豪杰,武则天、花木兰都生的你这副面相。这样面相的人能力很强,如果我没猜错,你之前遇到的案子,不管大小,没有超过三天就能破案,对不对?”

        顾曼楞了一下,不知道我要打什么牌,觉得我前面半句话很扯淡,却又是夸她,只好点点头,说:“是啊,之前的案子,一般都是一天结案,去年年底,一个十二人的走私组织我两天就给端了!”

        我点点头:“可是这个案子,你已经破了半个月了。你刚走进来的时候是右脚先进,但是递上案情报告的时候,是右手递交,这证明你习惯用右手,并非左撇子。一般只有左撇子,进门的时候才会右脚先进来,这证明你现在被这个案子折磨的有些魂不守舍。最关键的是你颧骨发黑,眼圈发黑,看人的眼神直勾勾的,这是典型的遇到脏东西的征兆,恕我直言,你接下来非但破不了案子,今天晚上还很有可能把命搭上。”

        我这一席话出口,众人鸦雀无声,随后哄堂大笑。

        顾曼的表情阴晴不定,死死的咬着牙,显然他觉得我是在戏弄她:“丁局长,我们刑侦队什么时候也开始招算命的江湖骗子了?如果这样的话,过街天桥上有一个瞎子摆摊二十多年了,不如我介绍进来,给这位小弟弟做个助理?”

        “丁局长,封建迷信,这可是大忌。我们刑侦队怎么能提倡这种东西?”

        顾曼长得漂亮,警局里不少单身汉苦愁无处献殷勤,这下子一群人开始附和讨伐我,碍于爷爷的情面,丁局长只好咳嗽两声替我解围:“好了好了,顾曼的办案能力,作为老领导,我还是知道的!至于张垚,也是替案件考虑,大家各忙各的,顾曼,快去办案,我再给你五天时间,五天不结案,上头就要把这案子移交给二局的同志们了。”

        “丁局长,我……”我急忙插话,却被丁局长打断。

        “好了,你快点去录入档案吧。”

        我摇头作罢,在众人嘲讽的目光中回到了座位,暗自摇头,心想着不出今晚,你们绝对会相信我说的话。

        顾曼的面相就是女强人,以她的性格,这么久不结案一定会很着急,今晚注定不会休息。可是今天是个阴天,她颧骨高,是双月颧,阴天又不见太阳,是浓荫蔽日之兆。浓荫蔽日者,事无头绪,劳心费力,命格很硬,但她办公桌的位置却是在办公室的最中央,在八卦方位中为‘辰’位,辰位即是龙位,只有命格硬者能够坐的住。虽然她命格就挺硬,但是今天是个罕见的阴天,龙困于地表,被乌云遮蔽,乌云万里不下雨,即便龙有本事也无法使出,最后非但无法腾空,还会反克自身。不出意外,今天晚上她就会发生事故,虽然应该不会致命,但绝对不轻。

        果然,当天晚上我在值班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消息,顾曼住院了,现在还昏迷不醒。

        顾曼是优秀警员,出了这事,丁局长一夜没睡,亲自到警局挑选人手去医院陪护,我正在值班,他走到我旁边,轻声问:“张垚,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笑了笑:“丁局长,您老人家不是不信封建迷信吗?”

        “你小子少废话,我老子的坟当年还是找张老爷子定的。但是就算相信,在警队里也绝对不能提及,你明白吗?”

        我点头,表示理解。

        “那你赶紧跟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你白天刚说完,顾曼晚上就住院了,还昏迷不醒的?”

        我把原因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丁局长,丁局长听着一愣一愣,良久才反应过来,抓住我的手问:“张垚,你也懂这些东西?”

        “我家是风水世家,虽然我不喜欢这些东西,但无奈小时耳濡目染,也懂一些基本的命理、风水,但是不多精通。”

        “不愧是张老爷子的孙子,有本事,看来,顾曼有救了!”

        “此话怎讲?虽然顾曼今晚有一劫,但是绝不至死,丁局长为什么说有救了?”

        “因为……顾曼接的案子,就是三起离奇的自杀案,这三个人毫不相干,都是在一个水库里溺水死亡,种种迹象都表明是自杀…今天晚上顾曼加班去水库旁边,不小心溺水了。我查看了监控,顾曼的神情很木讷,像是没有意识的走进水里一样,和之前的三个人如出一辙。我怀疑是中邪,但是没有任何依据,现在只有你能帮顾曼了。”

        听到‘溺水’两个字,我眉头皱了起来。

        按照命格和顾曼办公桌的位置,她就是卦象中不能腾空的‘青龙’,天不下雨,龙自然不能上天。可是龙和鱼一样,怎么可能会溺水?

        这里面,有蹊跷。

        不过我也说过,今天是个罕见的阴天,龙困于地表,被乌云遮蔽,即万里无雨,即使龙有本事也使不出。

        而顾曼这条不能腾空的青龙,现在就是被反克其身了,但是‘龙’即便不能腾空,那也是‘龙’,怎么还能溺水呢?

        想归想,但这事我不好插手,得问下老丁的意思,听他的话,是想我从中周旋一二,用我的家传本事调查一下水库的猫腻。

        “顾曼在市二院住院部208,你去看看她,我叫人整理下卷宗,晚些时候你看看,但这件事情不能声张,明白我意思吗?”

        我点了点头。

        顾曼显然是中邪了,可这话不能摆在明面上说,老丁何许人也,他要是对外宣称顾曼是中邪了,那就被请去喝茶上思想课了。

        “好,小张,这事就交给你了,我放心。”

        老丁拍了拍我的背,又叮嘱道:“以后明面上注意些,像今天下午那样,被人听去了,你可就……”

        他向我使了个眼色,没有说的太细,但我明白其中意思。

        等老丁离开以后,我开始寻思起来。

        三个毫不相干的人在水库自杀,如果是有人利用了什么手法,倒是可以说得通。可是纵使那个凶手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让一个调查案件的女警察也自己溺水吧?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都市之巅峰战神
        • [现代]我来自八万年后
        • [现代]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 [现代]我!降临地球
        • [现代]荣耀战神
        • [现代]废婿成王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